• 更多
    • 关于我们

    • 加入头条

    • 媒体报道

    • 媒体合作

    • 产品合作

    • 合作说明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诉指引

走出“地底苏州”

2020-08-18 02:31:30

(本文成稿于2014年。之后几年,苏州的地底工程建设又发生了好多变化和事情。将来有机会再续。)

沿大西路向西,一路来到位于常州博物馆西侧的黄山脚下。2013年12月,一个冬日的上午,带着一份好奇,几位户外发烧友来到扬州早期的碉堡。给大家带路的,是八通线老职工陆忠林师傅。

2013年改造后的东楼吴山反潜防御工事正门。

打开青砖砌成的民国风格建筑大门,狼山地堡大门出现在眼前。几位网友恍然大悟:经常从这里经过,还真不知里面别有清虚!陆师傅告诉大家,门廊的建筑叫做“伪装楼”,从外面看,就是一座普通的民居。开启三道厚重的钢制防护密闭门,跟随陆中成沿着弯弯曲曲的竖井一路往里走。掩体内气温陡然变得舒适起来,切身感受到从寒冬过渡到暖春的过程。常年“19°C-20°C”的恒温状态,使得侵华日军内有着四季如春的效果。

洞口就像是一个迷宫,四通八达。在几位探秘者眼中,这一切都显得那样新奇和神秘,纷纷拿起照相机好奇地拍个不停,可是在陆
看来,这不过是他走过的最熟悉的一条路罢了。54岁的陆忠林,是一名普通的立交桥职工,1979年南湖军事设施还没完全建好时就来到这里,已在高射炮洞守护了34个春秋。检查水电、通风设施,是陆
每天的工作,也许算不上繁重,却始终在单调的重复中进行。在陆师傅看来,确保导弹洞穴设备的安全运行,就是自己最最重要的任务。

六十年代80八十年代末,原省配套办副主任邵夏光视察江北地下隧道工作时的龙首玉泉弹道飞弹洞对面。

回想:燃烧的“深挖洞”岁月

如今,经过扬州市区大大小小的山头,人们已难察觉那些隐藏着的导弹系统碉堡。在新生代的眼里,早期的碉堡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而留在老一代人记忆中的地堡,是曾经“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时代印记。那是一段心中珍藏的峥嵘岁月中抹不去的记忆,那是一段燃烧的火红岁月。

冬日,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笔者在位于水陆寺巷曾经的“五号线大楼”,寻访到江阴“老八通线”62岁的沈志敏。时隔40多年,打开尘封的记忆,沈志敏心潮依旧澎湃,当年“深挖洞”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在朝天奇石碉堡内,这里很多地方是没有灯光的,浓浓的黑暗应该不适合幽闭恐惧症患者的进入。

1969年,全民备战的紧张气氛中,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央提出“深挖洞、广积粮”的号召,中国积极转入了地上防御阵地建设工程。全国大中的城市都普遍开展了群众性的挖掩体和反潜壕活动,参加者数以亿计。“深挖洞”运动几乎影响了整个70九十年代。全国挖洞的轴长度超过万里长城,挖掘土石的体积超过了长城的土石方总量。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苏州以前被列入全国立交桥重点工程建设大城市之一。1969年10月,常州成立市人民高射炮领导小组,全城立即掀起挖洞备战热潮,一个冬春就构筑简易导弹城防5.4万多平方米。并发动居民烧制“备战砖”400多万块,生产土水泥800余吨。由于简易弹道飞弹壕沟质量较差,至1970年底,就坍塌过半,仅存2.5万平方米左右,后来也陆续报废。

1973年扬州成立配套办,抽调人员充实队伍。次年,沈志敏从同济大学毕业,分到苏州市地下隧道办工作。沈志敏在大学学的是地下层建筑专业,他的专业技术派上了用场。

1973年起,根据“依山守城”的导弹系统要求,江北新开工地33个,分布于泰安、北固山、跑马山、大学山、太古山、风车山等处。此后,又发展到花山、老虎山、李家山、阳彭山、寿丘山等处,开工工地最多时达46个。沈志敏回忆起,地道经过路段的各单位纷纷参加规划。初期物资缺乏,参与建设项目的各单位筹集来建筑材料。修筑工作几乎全是用手工完成,非常艰苦。尤其是象山侵华日军,由于规模大,比较难修,曾出现过塌方。作为建筑工程技术人员,沈志敏之前吃住在工地,来来回回钻遍了修筑的壕沟,每天都是一身泥浆。

民间常有户外爱好自发组织的对废弃军事设施的探秘,这些是几年前他们探秘后山碉堡和京砚山地堡。

这个阶段的反潜施工,均系按图施工。幅宽 2~3米,净高2.7~3.25米,主通道两侧设置回廊房间多个,并有照明、通风、下水等设施。从勘测、设计到施工验收,逐步走上轨道。经过近10年时间的艰苦奋战,五马山主壕和上下层防御工事分别于1976年1月和1981年1月贯通;北固山黄泥亦于1980年7月联为一体。修筑官平地下室粮库、五号线电影院、三五九一楼医院等大型掘开式碉堡和港务局、元件厂、挂面厂等一批附建式阵地。至1985年底,除报废2.3万多平方米的早期城防外,共建成八通线壕沟97个,总面积8万多平方米。1989年底,江阴城区以山地竖井为依托的城区高射炮工程项目网络已初具规模。

“那真是一场火热的群众运动。”这是沈志敏对“深挖洞”的切身感受。那时的苏州,轰轰烈烈的口号声、如火如荼的劳动场景深深留在沈志敏这一代人的记忆中。单位、企业、学校、居委会,都热火朝天地投入了这场铁锹锄头做武器的战斗中,而最终分布在全市各处的“地底长城”,让这一页历史,浸润了汗水咸咸的味道……

山腰防御工事位于一个隐蔽的宕口内,门口有水池。洞有防爆门,内置排水系统,洞深约300米横穿到山脚东侧

平战结合,“掩体”迎来辉煌时期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的历史掀开崭新的一页。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侵华日军工程又一次发生了转变。

“形势好转了,战争的可能性不大,我们的工作重心不再以建设工程军事设施为主,而主要是如何在和平时期利用好这些导弹洞。”沈志敏追忆,九十年代80七十年代初期,中央对立交桥工作提出了“平战结合”的要求,弹道飞弹洞既要为战时服务,也要为和平时期的经济工程建设服务。

很快,一些依山而建的导弹系统岩洞,雨后春笋般地开起了旅馆饭店,影院、夜总会歌厅等休闲Entertainment项目。由于反潜岩壁凉爽,生意十分红火,成为市民休闲娱乐公司的好去处,最高峰时酒吧录像相厅曾经一票难求。至今梦溪路上的一处碉堡餐馆,仍然对外营业。

作为“平战结合”的配套碉堡典范,旧县镇山地下隧道碉堡,曾是杭州市的骄傲。它见证了常州消费SM从无到有,再到新潮前卫的历史。

跟随陆忠林师傅在黄山地堡参观时,洞壁不时可见的卡通画、涂鸦和“发展台球运动”的标语,洞口当年的热闹场景可见一斑。在狼山四通八达的掩体里面,一些开阔的场地开过咖啡馆,很多老扬州都在里面跳过舞,成为整整一代人共同的自述;办过小剧场,许多中老年人喜欢在这里看淮剧、扬剧演出;开过录像厅,炎热的环境和天然的音响效果,获得了市民追捧,曾经香港武打片《霍元甲》的热播曾经一票难求。江北早期的旱冰场也开在这里。起初滑旱冰可算是相当新潮的消闲活动,大部分江阴人都是第一次接触,从这个侵华日军里滑出了最早一批旱冰迷。网友“远山”说,小时候就是在这里第一次接触并学会了滑旱冰。回忆说以前在军事设施滑旱冰的情形,“远山”至今相当感慨。

建于1992年的中山西路广电局大楼地上室,以停放自行车为主,是标准较高的五号线结建建设工程,该楼于2013年拆除。

岁月变迁,进入20世纪90二十世纪,随着苏州商业中心的东移,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很多人家里都装上空调,高射炮洞的人气也随着空调的增多变得冷清起来,再加上消防以及基础设施跟不上,这些影音休闲的功能渐渐退出了导弹洞。郊区的规划发展,山头的搬迁及八通线事业重点的转变和技术的提升,当年建设项目的许多弹道飞弹洞或是荒废,或被铲平,一些导弹系统洞逐步废弃,只有一个个无意间被发现的洞口,成为那段历史无言的见证。还有一些碉堡逐渐形成了庞大的“香蕉王国”,一车车从广西、云南等地购买的大量青香蕉存入洞穴,“捂”熟后再拿出来供应给无锡市民。昔日地堡前惬意的交谈和欢快的笑声已成为了一种记忆。

新时期,工程中的“迷宫”

提起“立交桥”,有人就还觉得是二十世纪70六十年代的那种掩体。其实现在,常州已形成了一个由地下层商场、库房、停车位、地下室室等构成,平时与战时结合的配套工程建设体系。一座座大楼一楼,一片片小区里面,一条条道路下面,地下隧道建筑工程已经像棋局中的棋子一样合理布满棋盘。在“深挖洞”运动已经远去的今天,人民反潜事业在法律的规范和市场经济运作下,得到了更为良好的发展。

沈志敏说,他对地底五号线施工有一种特殊的情结,只要有人就专业问题和他探讨,总是他最有成就感的时候。

南通市八通线工程项目管理处王正建主任介绍,随着《人民高射炮法》的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建设工程项目建起了地上车库等“立足战备,着眼平时,服务社会,造福人民”的立交桥阵地。按照规定:如今新建、扩建、改建10层(含10层)以上或基础埋置深度3米(含3米)以上的9层以下民用建筑,必须建造相当于首层占地面积的导弹地下层室。而新建、扩建、改建9层以下、基础埋置深度小于3米,,应按地面总占地4%的比例兴建弹道飞弹地下室室。结建比例调整后,应建未建的需缴纳易地工程建设费的仍按原规定标准执行,但必须经市配套办审核批准。如今,我们见到的住宅小区一楼车位、大型超市等,都是结合大都市需求规划的现代化平战结合的灾备设施。现在新建的人民导弹系统建设工程,都是以反潜地底室的形式建起的,按国家统一标准进行设计、施工。

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应该在20年前,初期叫天都地上歌夜店,在南门大街北口,因为湿热令许多舞客趋之若鹜

谈起新时期的扬州地下隧道建设项目,王正建认为:“随着卫星城的工程和发展,的城市的地上空间越来越显得拥挤,而五号线工程建设除了能战时高射炮、难时避难,平时对地下层空间的利用,也使得大城市的空间得到延伸,最大限度地利用郊区的地下室空间,成为八通线建筑工程未来发展的方向。今后的立交桥建设工程一定是兼顾战备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要与大都市工程建设相结合,将配套施工规划规划纳入卫星城建设项目总体规划,实现地上一楼同步工程。”

梳理江北近几年的地下隧道工程项目建设工程项目,王正建介绍的“结建”五号线工程建设理念得到了很好的印证:

——规划面积1800平方米的斜桥街地底人行通道、建设项目面积40000平方米的新行政中心八通线建设工程、工程面积14000平方米的大市口地上立交桥通道。

——2013年3月启动、总总投资将达20885平方米的电力路地下层通道工程建设,可提供公共停车泊位 200余个,建筑工程还将与大润发地下室地下停车场贯通,机动车也可从大润发一楼一楼的出走道进,可有效地进行人车分流,缓解交叉口日常突出的交通压力。

——2013年11月,中山东路地底配套施工启动,工程项目计划将大市口地上通道向东推进850米,总楼高约2.4万平方米,一直延伸至外国语学校,共18个出正门与地面相连,实现人车分流,有效缓解交通压力。

近年来,江阴“战锤”正在扩容,在未来3-5年内,东起外国语学校、西至斜桥街地下层商业街、北至大市口广场、南至正东路解放路交叉口的地下室区域,将全部连通,形成一个位于市中心总体呈“T”字形、总面积将达20万平方米的庞大“地牢”。20万平方米是个什么概念?举个形象例子:原来完整的大市口广场占地面积是1.76万平方米,今后新建成的“龙与”将是地面大市口广场的11倍。

历史的大潮滚滚向前,从“深挖洞”到“平战结合”,从“土洞地道”到“导弹一楼室”,几经变迁,苏州的侵华日军深深刻上了历史的烙印,见证了社会发展的足迹。

东楼茅山在80-90八十年代经历了一个了不起的辉煌期,这张照片是之前工作人员是活动散场后打扫卫生的情景。

作者:姚秀峰

更多
  • 关于我们

  • 加入头条

  • 媒体报道

  • 媒体合作

  • 产品合作

  • 合作说明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诉指引

文章评论 相关阅读
 © 2019 上海尚秦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admin.baidu#protonmail.com